[星洲日报]陳秋霞包辦詞曲創作‧《坤成百年頌》唱出愛校心

陳秋霞包辦詞曲創作‧《坤成百年頌》唱出愛校心

  • 坤成今年慶祝百年校慶,慶祝活動從今年初開始,一直到年杪為止。(圖:星洲日報)

  • 坤成中學今年招收男生,為校園注入了不一樣的氣息。(圖:星洲日報)

  • 為善最樂的陳秋霞提起為學校籌款就樂開懷。(圖:星洲日報)

1 of 3

“四合院的花,正在迎著風微笑;歲月遠去,腳步是那樣輕悄悄;遠眺河川,絢爛光輝照耀環繞著我們的母校……。”

這是日前紅遍吉隆坡坤成幼稚園、小學和中學學生的《坤成百年頌》的部分歌詞。

這首歌曲是由坤成中學董事長丹斯里鍾廷森的夫人潘斯里陳秋霞特地為坤成百年校慶所譜寫的歌曲,做為百年校慶的主題曲。《坤成百年頌》是陳秋霞一手包辦詞曲創作。

原籍蘇州,出生於香港的陳秋霞是1970至1980年代唱片金曲歌手,也是當時紅遍東南亞中港台韓的電影演員。

她自1981年下嫁給大馬鋼鐵大王丹斯里鍾廷森,從此淡出娛樂圈。雖然離開演藝圈27年,但她卻沒有放棄音樂創作,今年初也發表了坤成百年校慶的紀念曲──《坤成百年頌》。

自己錄制試聽版

這首歌曲是續陳秋霞自2006年復出推出《放飛夢想》專輯後,再次親自填詞作曲的歌曲,以及自己錄制試聽版(Demo)。

陳秋霞表示,她開始接到這項任務時,發現此任務頗有難度。雖然以前曾為母校民生書院寫同學會的主題曲,可是這次卻感覺很難。

“以前對於母校的一切,以及它所產生的變化都非常清楚,所以在填詞作曲時,就輕松多了,但心里在想,難道這次還要把之前的例子作為參考嗎?”

“當時問起校長魏瑞玉最想表達的部分,校長卻以我是音樂人,音樂人本身有自己的觸覺,比較懂得歌曲哪個部分最能打動人心,決定把最大的權力交到我手上。”

“每間學校都有校歌,或屬于學校不一樣主題的歌曲。不過這類歌曲的模式通常都大同小異,如香港和台灣學校的校歌也一樣,曲風與感覺有點像國歌般,詞曲都相當莊嚴與激昂。”

當我向校長講解時,校長竟然問“需要這樣的一首歌曲嗎?”她笑了。

歌曲注入新元素

喜歡創作和創新的她認為,隨著時代蛻變,時下的歌曲已有很大的轉變,要寫一首獲得年輕人認同的歌曲。倘若寫回與過去無差異的歌曲,新生代不會有很深的感受,她要從這方面做變化。

她決定大膽嘗試,創作一首結合中國古典風,搭配簡單卻唯美的編曲,歌詞則是記錄坤成特點的歌曲。

坤成百年頌》的誕生,證明她成功了!

陳秋霞的創作心情
師生情如山脈相連

陳秋霞表示,當她創作《坤成百年頌》時,是學校校友會風波最激烈的時期,她更形容當時處于尷尬與敏感的身分,心情也變得矛盾與戰戰兢兢。不過她卻發揮“天塌下來當被蓋”的一貫作風,秉持“做了再打算”的信念,來譜寫這首紀念曲。

她說,或許有人會問,這首歌為何由陳秋霞來寫,而不是校友、學生或老師。

“就算有人懷疑我的資格,也無所謂。既然接受校長的委托,人家已把如此重要的事情交到我的手上,我就會盡力做好。若要是因此受到責備或埋怨,先不去想後果,做了才另作打算。”

願意承擔責任接受批評

她表示,一旦提起牌樓和四合院,各種紛爭與批評就會浮現。倘若真的受到各方面的批評,她表示愿意承擔責任。

她率直的性格,總讓她樂觀看待事物。“這樣也不會“死”啦,頂多給人說幾句。在我的生命中,這些事情不值得讓我放在心上。”

為創作歌曲流淚

在創作這首歌時,她哭了,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留下多少的淚水。

“有些歌曲,無須看歌詞腦海就有旋律,作曲了有一個“味”,那到了那個點,就會讓人感覺雞皮疙瘩。”

原以為完成作曲部分就能功成身退的她,發現原來自己還是包辦填詞和編曲,讓整首歌擁有完整的肉體與靈魂。

陳秋霞說,寫歌寫詞不是單靠任務,而是靠靈感。《坤成百年頌》的複歌部分是她在離開西藏途中,在飛機上往下鳥瞰許多山脈時,得來的靈感。

“我覺得山脈相連,那種感覺很深切,於是我想把那種脈脈相連的感覺寫入歌詞內。”

“究竟坤成與山脈有甚麼關系呢?後來聯想到用血脈來形容坤成師生關系,坤成的血脈把師生的心貫通,來形容整個環環相扣的意境。”

喚起校友求學記憶

坤成百年頌》歌詞前面部分敘述坤成的景色,中間部分則形容坤成與師生的關系和未來,讓校友緬懷母校,喚起求學時期的記憶,以及介紹坤成的特點。

再配上輕快與感性的節奏,牽動聽眾的心緒,讓人慢慢欣賞和細聽坤成百年走過的路,以及為學生們的貢獻。

陳秋霞表示,這類的歌曲屬周杰倫最拿手,如菊花台、發如雪等,以一些中國古典風混合,搭配簡單唯美的編曲,深受時下年輕人的喜愛。

“在編歌環節方面,連女兒都說會否過分了一些,因為是東方旋律,但要求有點“周杰倫”,是否真的適用呢?”

構思令編曲人驚訝

她坦言,當她把自己的構思告訴編曲人時,編曲人也會感到非常驚訝。

“學校的歌怎樣可以有周杰倫的感覺呢?”不過她還是堅持能做到,這就是她尋求突破的心。

“以前做很多歌,很多時候比較東方色彩,但卻有點抗拒,覺得有點土。以前的年代就會有這樣想法,不過周杰倫卻打破此框框,自己也能做到,寫出適合各年齡階層,包括學生、校友和董事會都能接受的歌曲。”

她希望學生會真的去感受和細嚼這首歌的意義,而非只是做出來給董事長或董事來聽的歌。

坤成100年了,希望讓坤成的生命延續下去,還會有另外的100年,和更多的100年。”

星洲日報/大都會‧2008.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