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成的四合院要寿终正寝了

15/8/04,光华日报,八方论阵版,心事心思专栏

杨善勇

題:坤成的四合院要寿终正寝了

北京古都四合院独一无二的设计,不论正门厢房的布局,前堂后寝的传统,还是亮度通风的需求,不仅仅是一个安宁恬静的小天地,更关键的是,那是累计千年建筑经验的成熟架构。

平缓开阔的神奇庭院,巧思典雅的古井石山,东南一角的精致入口,都按照荣华富贵的吉祥方位认真打造,以延续城市的五行和文脉。北风呼啸的严冬,艳阳逼人的夏日,休憩可以很从容,会客可以很淡定,读书可以很写意。

2002年6月29日,在剑桥大学完成绘测博士课程的生态建筑大师杨经文先生在北京的一个建筑论坛上,举例说明极品的建筑无需电能与机械操作即可保证室内舒适度;中者是部份有赖于非自然因素;下等的则必须完全依赖电能与机械的作用。

杨博士当时说,最好的建筑应是第一种,比如冬暖夏凉的北京四合院,紧密地把人本设计与生态环境结合起来。当来自马来西亚的杨经文博士受询如何评价大量拆除四合院的怪象,他坚定的说:“再建起来!”

当北京市副市长刘敬民 “欢迎国内外的专家参与到‘新北京、新奥运’的规划设计中,把当今最优秀的规划设计思想嫁接到北京”,杨经文博士即把典雅的四合院所蕴涵着的作用,融入到他的设计方案中。

可惜沧海桑田,尽管从1982年始,中国先后公布了99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统计表明,1949年北京有大小胡同七千余条,到20世纪80年代只剩下约三千九百条,近一两年随着北京旧城区改造速度的加快,北京的胡同正在以每年六百条的速度消失。”王军在他那本《城记 ?》中说。

这当然不是今天才发生的课题。早在1950年,梁思成和陈占祥已经为此疾呼哭号,共同签署提交的《关于中央人民政府行政中心区位置的建议》。在左右不分的政治格局下,四合院也跟着血肉模糊了。粤东新馆、曹雪芹故居、蔡元培故居、美术馆后街22号、南池子改造、东岳庙屡战屡败,销声匿迹。

我们这里的发展神手,居然也主张把梁思成认为是“世界都市规划的无比杰作”的坤成女中的四合院拆出,改建一座价值三千万的大楼。我在大红花的国度,读到了<27位坤中校友对重建的看法> (http://epaper.hibiscusrealm.net/list.php?id=31#特別報導)。

根据坤中董事部在5月17日定案的发展和重建计划,五年以内,不但四合院45间建于1954至1955年之间的教室,1957年落成的食堂及看台,1970年建成的小礼堂以及1971年的图书馆必须逐一去除,就连后期盖成的张汉三楼(1979)、王廷杰楼(1981年)、大礼堂(1988)、篮球、排球场(1999年)也需让路;轻狂的程度不免叫人群起哗然!

“马来西亚独中教育之路历来艰辛,校舍的筹建曾仰赖华社的支援。华社多年的义卖、义跑、义演、捐献等活动,是坤成历史中不可切割的一部份。”27位坤中校友问得好:“而今,董事部为了让坤中发展到趋近大专学院条件,就打算拆除所有的原有校舍,在原地盖过几栋新的建筑物,这,难道不是浪费华社资源吗?如此庞大的经费,会否又动员学生进行长期的筹款运动呢?校舍外观陈旧大可粉刷,内部设备落后亦可提升,有必要进行这么奢侈的“重建”(摧毁?)计划吗?”

如是这样,我也要坚定不移的表达我的立场:休想要我为此捐出一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