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中改制乃乾坤之戰?

坤中改制乃乾坤之戰?
作者:傅向紅       9/10/2006,东方日报,名家

吉隆坡坤成女中擬于百年校慶后 招收男生,師長、董事紛紛支 持讚好,同時也引起不少校友反彈。

后者乃坤成女中多年培育出來的女 子,在國內外各機構單位謀就者皆 有,聽到有人以「平衡心智論」,主 張母校改制招收男生,很多校友大概 心理異常不舒服,因為她們大都可以 以身作證,身為女校體制的產物,她 們身心並未不平衡。就連坤成女中校長魏瑞玉女士,本 身也是檳城檳華女中畢業的優秀生。

女校改制為(男女)合校,何須等到百年校慶之 后?根據坤成校友會署理會長周秀芳的說法:「若(母 校)決定招收男生,她希望這個方案在2008年后才落 實,讓坤成女子中學保有完整的100年女校歷史」。(星 洲日報,2006.09.25)可見不是每位校友皆認為女校體 制有保存必要,只要「數字完整」,女校似乎可以成為 歷史古物。

我們無法否認,在歷史上的某個階段,某些女校 的存在,是為了培育「淑女」,開辦的課程是烹飪、縫 紉,將女性養成稱職的太太、媽媽,而不是哲學家、科 學家、工程師、醫師、國家領袖。可是校友們的成就, 卻又讓我們目睹女校的豐碩成果。坤中引發的「乾坤問 題」,不禁讓我們思考:女校真的有必要走入歷史嗎? 其存廢有何理據?從報章報道和坤中網路論壇的資料來 看,贊成改制的理由不外乎「方便家長載送論」和「心 智平衡輪」,反對者則引用「凡存在必合理論」和「平 等機會論」來反駁合校的建議。「方便家長載送論」和 「凡存在必合理論」分別是經濟和權威論述,「心智平 衡論」和「平等機會論」則牽涉到性別和性向的討論。

行銷邏輯成改制合校理由

根據魏瑞玉校長的說法:「如果該校招收男生入校 就讀,子女可以在同一間學校上課,家長們便無須如此 奔波了」(南洋商報,2006.09.25)。其背后的行銷邏 輯很明顯,就是提供家長方便,讓他們更願意把孩子送 進來。在第二天的採訪裏頭,魏瑞玉女士並不否認「提 高學生來源是其中一個(改制的)因素」(南洋商報雪 隆版,2006.09.26)。經濟或行銷論據,能否成為教育 改制的理由,這點我們稍候再論。

為了力挽狂瀾,部分校友援引 國內外現狀來反駁招收男生建議,她 們反問改制支持者:「如果單一性 別學校過時,那為何政府還支持女子 國中的存在?」。中學教育男女合校 與男女分校的問題,在國內外不斷變 化,約莫10年多前,檳城恆毅男子國 中,也曾經改男校制為男女合校制。

認為「現狀乃合理」者,大概沒有注 意到,現狀可以不斷變化,而且也忽略了華教運動多年 來所要求的,正是要糾正國家教育政策的不公與不足。 所以,「凡政府允許存在的就是合理」,這種說法恐怕 難以說服我們女校存在乃合理。

雖然佔據對立位置,「心智平衡論」和「平等機 會論」其實有一共同關注點,就是都希望女性可以受更 好的教育,只是雙方對于何謂好教育──尤其是對女性 好的教育,有不同的見解和方針。對「心智平衡論」者 來說,女校似乎有「缺陷」,阻隔了男女相互學習的機 會。對于這點,本文開頭已經指出,那些成就斐然的女 校畢業生,其實證明了女校體制的成果,在沒有男性同 學的校園裏頭,她們的學習絲毫不受影響,以「心智不 平衡」為由來改制,反而引起她們極大不滿,好似臉上 被貼了一個標籤。另外也有畢業生指出,女校學生在課 外、課后,還是有機會接觸男性,而非全面「與異性隔 絕」,兩性相互學習的機會還是有的。

駁斥心智失衡論及其謬誤

另外一個由女校的「缺陷」引發的對「心智不平 衡」的疑慮,是關于同性戀的「問題」。坤中校友會 執行秘書吳慧玲,對此作了相當有力的回應:合校也 一樣有同性戀(南洋商報,2006.09.26)。這次坤中事 件的討論中,同性戀明顯是被判定為「劣」于異性戀 的選擇。說穿了,「心智平衡論」不過就是「性別平衡 論」。她/他們不是擔心女性的訓練把女性培養成淑女 (像某些教烹飪、縫紉的女校),以至當不成哲學家、 科學家、工程師、醫師、國家領袖,反而是擔心女校讓 女性遺棄傳統相夫教子的性別角色、忘記談戀愛、結婚 和傳宗接代。

相對于「心智平衡論」,「平等機會論」認為女 校的存在不是缺陷,反而提供了一個有保障的空間, 讓女性可以在其中自由學習。惟可惜的是,坤中改制辯 論中,平等機會論者沒有詳細論述何以女性必須要在這 樣一個空間學習,才能自由學習、自由學習的成果有哪 些。若我們借鏡國外論述,可以發現女校的存在,其所 保障的學習空間,是為了讓女性不必過早面對男性的競 爭。這個論述的前提是承認男女不平等,所以特別保障 女性一個學習的機會,就跟北歐福利國家的女性名額保 障制一樣。因此,「平等機會論」可以說源自機會不平 等。

男女的心智不平衡(不是「心智平衡論」所指涉 的情感或性向不平衡,而是自信、智識的不平衡), 其實來自社會、文化和家庭,早在進入學校以前就已經 存在,女校反而提供一個免于男女不平等競爭的空間, 在此女性可以自由學習「硬」科目,如科學、數學、物 理等,而不被嘲笑;在此,她們學習、模仿的對象,都 是比她們成熟、獨立、聰明、有智慧的學姐,而不是仰 慕崇拜學長。當男同學們有幾千年來性別不平等機制 培養出來的男性智者可以崇拜時,女性也需要有同性 別的學習對像──比如像Hannah Arendt、Simone de Beauvoir、Betty Friedan、Theda Skocpol、Hilary Rodham等有自信的女性,來培養對自身性別的信心。

因此,女校可以結合「充權」(empowerment)的 概念,彌補不平等的性別文化,讓女性正式投入各類大 專、職場、專業的自由競爭之前,培養出女性的自信、 能力,耤此發展其自主性和獨立性,並有意識地推延、 干預性別的社會角色發展,讓女同學學做人,而不是做 女人。由此看來,那些擔心女性因為學習了各類「硬」 科目而「變質」為「男人婆」或過于獨立的「心智平衡 論」,其實與父權社會對聰明、獨立、自主的女性的貶 低唱合。

女校作為階段性學習空間

當然,女校提供的單性別學習空間,應該只是一種 階段性的培訓。其目標當以裝備女性,讓她有能力在職 場上與各式各類專業高手相互較量的精英。屆時,她們 追求、模仿、超越的典範或對象,應該是不問性別只問 優劣。

不管怎樣,我們得承認,不管是男校、女校還是 合校,私立教育都得面對市場競爭和招生壓力。雖然如 此,沒有任何一個教育經營者,願意承認自己的制度改 革,是為了向市場和經濟壓力低頭。這也就難怪眾(男 性)董事們,拚命用自己的「心智平衡論」來包裝招收 男生的政策,以這種「性別常識」(也是大家習以為常 的性別偏見)為由,總好過直接向社會大眾明說,改制 是因為市場原則高于教育原則和性別平等機會原則。貴 為女校畢業生的魏瑞玉校長,這次恐怕要比(男性)董 事們面對更多一層的心理壓力。

坤中個案向我們展示,同為女中畢業生,各方女性 對女性能否進步、如何進步,有著不同的認識。女性能否進步,並非男女之間的資源鬥爭而已,它其實也考驗 女人自身對性別文化的認識,對性別發展的願景。當中的教育資源分配問題,顯示反對改制者若沒有掌握決策 和經濟勢力,女校體制恐怕難以保存。這些堅持維護女 校體制的校友,大概都應該有心理準備吧。

东方名家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detail6.asp?alp=1160311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