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報]坤成百年回憶錄(二)‧黃麗綏:坤中所學造福拉曼

拉曼大學退休創校校長丹斯里拿督黃麗綏博士是坤成校友,提起坤成的學生生涯感觸良深;她在教育界廣受推崇與愛戴,這份精神這份情感,不多不少是受到坤成當年的校長林寶權博士所影響,追溯起來,又是一個令人動容的故事……

黃麗綏博士被公認為現代華裔女性擁有最傑出表現的其中一位,甚至,她亦是大馬第一位女性大學校長,同時也是第一位受封丹斯里頭銜的華裔女性,這一點,不但是女性的驕傲,亦同時是坤成的驕傲。

黃麗綏在教育界備受推崇與愛戴,這一切,雖然不能完全歸功於坤成,但黃麗綏本身也認同,若當年不是在坤成接受6年教育,奠下她日後優秀的學識和人格,相信也成就不了今天的她。

“建房子要打好基礎,我在坤成6年的學習生涯就像為房子打好基礎一樣。我記得求學時林寶權校長很關心學生,而後來我當上校長,也繼承了她關愛學生的思想與態度。”

提起以下這則故事,讓人頗為感動,讓我們看到某種思想和待人處事態度如何影響其他人。故事是這樣的……

中學時期的黃麗綏書法了得,寫得一手好字,某日,林寶權校長帶來一本字帖送給黃麗綏,並鼓勵她說:“你的毛筆字寫得很好,要注意在書法上多加鑽研。”

雖然只是簡短的一句話,但卻激勵了黃麗綏,讓她感覺暖暖的,“她可是一校之長,不是我的班主任或華文老師,怎可能知道我的毛筆字寫得好呢?我相信,這就是出自一位校長對學生的關愛。”

而在後來,當黃麗綏當上了拉曼學院院長和拉曼大學校長,亦將這份愛的力量擴散無數倍,在拉曼學生身上萌芽發酵。

把愛擴散無數倍

“有一位目前在社會上表現傑出的拉曼畢業生,有一天走過來跟我打招呼,他問我是否記得他,還說我曾經幫助過他。”

原來,這學生當年家境貧困,黃麗綏曾親自為他申請李氏基金,並安排他教孩子彈奏吉他,把吉他學費用來繳交拉曼學費。

雖然這只是一則小故事,但卻深入淺出的告訴我們,原來“力量”這回事,可以如此神奇,而黃麗綏貴為一校之長,也確確實實辦到了。

黃麗綏在1952年進入坤成,在陸佑大洋樓上課,她印象中學校環境清幽,通往學校的道路兩旁都種滿了果樹,每當水果季節來臨,紅毛丹、山竹結實纍纍,她和同學就會相約採摘水果。

“我天生屬於活潑好動型,記得當時是由另一名同學爬樹採水果,我則在樹下負責撿拾,過後大家一起分享。這一段回憶最美好,但離現在已經很遠啦。”言下之意,是無限的回憶與不捨。

師生之間零距離

坤成校風嚴謹,令學生對老師敬而生畏,但在黃麗綏心中,坤成老師一點也不可怕,而且還和藹可親;良駿需要遇上伯樂才能發揮才華,黃麗綏也因為遇上伯樂,才能一日千里,成為城中的一顆星。

“我就是不明白為何很多學生都說坤成老師嚴格、古板。我個人就認為坤成老師和學生很親密,師生之間零距離。”

黃麗綏最敬佩的人是林寶權校長,雖然她看起來蠻嚴肅的,但卻超級關心學生;黃麗綏畢業時成績非常好,被林校長邀請回到母校教初中,甚至林校長還提議保送她到南大去深造。

此外,還有兩位老師即張聯聖老師和黃釗平老師讓黃麗綏印象深刻,前者教導化學及代數,教學生動,引發日後黃麗綏對化學和代數的興趣,後者則是教幾何並擔任訓育主任,她的教學方式有別於一般,奠定了黃麗綏的基礎。

中學時期愛搞怪

黃麗綏由於成績優秀,受到許多老師的喜愛,但黃麗綏不認為自己是木訥的學生,反之,她愛作古作怪,求學生涯趣事連篇。

有一回歷史考試,由於對這一科不感興趣繼而衍生不耐煩的心理,結果黃麗綏竟然在作答時,以6種不同的字體來回答6道試題,最後問題終於來了。

“老師在2、3個星期後把我叫到辦公室,拿起同一份考卷叫我再考,我還好記性不差,一一作答完畢。我納悶的是,如果老師懷疑我,為何不直接問我為何在試卷上寫出6種不同的字體,而是叫我重考呢?老師的心理很奇怪呢。”

此外,也由於對幾何的喜愛,往往只需要從5個考題中回答4個考題的幾何考試,黃麗綏就一口氣回答5題,別人最多考100分,黃麗綏一考就考125分,令人傻了眼。

鄭淑娟回母校當小學校長

坤成的6年學習和生活,是坤成校友會會長鄭淑娟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也是她開始懂得奉獻,變得勇敢和找到人生標尺的啟蒙時期。她慶幸在人生最關鍵時刻得到了最好的教育,對母校,鄭淑娟有說不完的感激,道不盡的回憶。

坤成自建校以來,一直以培育優秀女性人才的搖籃為辦學目標,讓每一名女性學子都能沐浴在積澱豐厚的歷史傳承和濃郁學風中,茁壯學習與成長。

現任吉隆坡暨雪蘭莪中華大會堂婦女組署理主席兼坤成校友會會長的鄭淑娟,就是當中深受教導的莘莘學子之一。提起坤成,母校在她腦海中的過去,竟然還是那樣清晰,在告別小學,踏入坤成大門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她和坤成一段深厚的感情。

憶起過往母校生活,就要從一段無心插柳的機緣說起。話說當年,鄭淑娟是胡里胡塗被送進坤成就讀的。“那時候父母不知道哪間學校好,看見鄰居孩子報名坤成,就把我送到那兒,後來才知道坤成是一間著名女子學校。”

儘管離開母校數十載,但在坤成學習與生活的一切,至今依舊縈迴腦海,難以忘懷。憶起辛勤培育過她的老師,鄭淑娟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那時候的老師都是從中國聘請回來的,每位都有極高的素質和文學修養。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教歷史的邢廣生老師,她誨人不倦的教導,讓我獲益良多,她每天都穿旗袍,鞋跟又高,長得非常漂亮。”

除此之外,負責教導她文學的關老師以及英語的陸老師都讓鄭淑娟忘不了。“我在學校的成績平平,運動也不怎麼好,不過對語言和文學知識特別感興趣,也常常參與校園的文藝活動,戲劇表演及演講比賽。記得有一年參加全國性國語演講比賽,獲得了冠軍,取得這樣的成績,應歸功於這兩位老師的教導。“

重視學生德智體

坤成女中除了優良嚴謹的治學風範,也對學生德智體的全面培養非常重視。鄭淑娟回憶說,中學生活雖然嚴肅,卻充滿活力快樂,就連課餘活動也特別豐富多彩。

“學校很注重五育的平衡發展,要求學生既要學習好,又要身體及美術好,這是一個優良的傳統。當年四校運動會(坤成、尊孔、循人、中華合辦)的情景,學姐在運動場上的奪冠英姿,仍然時時浮現在眼前。這也說明,坤成所培育出來的學生,不僅學術佳,運動也本領高強,成功造就了不少傑出的女性人才。”

鄭淑娟亦指出,母校在她心目中猶如人生的搖籃,也是人生的驛站。“的確,母校具有搖籃的作用,從教育到培養,老師都非常專業,為學生付出了心血和努力。此外,母校確實是有人生驛站的功能,我把它當成我的另一個家,我在這個家駐足,積蓄力量,再向前行,最終找到我的人生目標。”

心中牽掛回校服務

離開坤成後,鄭淑娟投考日間師訓英文組,受訓3年後被分派到一些馬來學校服務,但心中對母校仍然有一份牽掛,更希望有朝一日能回母校服務。

皇天不負有心人,鄭淑娟終於被派到坤成華小二校當老師,因為母校老師的言教行教深深感染著她,使鄭淑娟領悟到為人師表的真諦,令她以後從事教育工作時,懂得如何正確對待學生。

接下來的日子,因為鄭淑娟的教學優質,她被升級到坤成華小一校當校長,一當便是8年的光景,即使到她從工作崗位退下來後,還是義不容辭到母校當了一年的臨教,始終與坤成保持著緊密的聯繫,對母校的這份熱愛,非筆墨能形容。

“後來,我也將女兒送進坤成就讀。我先生本身是華小校長,我們都有共同的理念,就是獨中的教學方針非常優秀,所以都愿意讓子女進獨中求學。”

“事實也證明,我的女兒念完坤成後,因為成績標青也被送到加拿大繼續深造。從她身上可以感受到她在坤成學習到的人品美德,現在的她已經成為別人的好太太,孩子的好媽媽。”

總括一句,坤成給鄭淑娟留下了無法磨滅的珍貴回憶,適逢今年坤成邁進100週年,鄭淑娟期盼坤成越走越好,並將坤成優良的教學方針繼續發光發熱。

坤成歷史走廊

顛簸期

‧日軍南侵時期
1942年──因日軍南侵,校務逐告停頓。

‧復校時期
1945年──日軍投降,光復初期,學校一切設備蕩然無存。幸得熱心人士組織復校委員會,在金榜亞答招收小學及幼稚生,並聘請沙淵如女士掌校。
1946年──於裴斐路前復辦初中。

‧建校時期
1952年──林寶權博士掌校。
1955年──復辦高中,此時中小學生人數達2千餘人,原有校舍不敷運用。經董事積極策劃及公眾人士大力支持,於巴生河畔、羅尼律山坡上興建校舍。
1956年──中學部遷入新校舍,即目前所用之校舍。
1958年──小學部接受政府改制。從此中小學校政逐告分立。雖然如此,中小學至今仍保持密切聯繫與合作。
1960年──林寶權校長辭職,原訓育主任翟兆巽任校長一職,原體育主任葉維松任副校長。
1962年──依據贊助人會議決議,坤成決不接受改制為國民型中學。逐成立坤成女子獨立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