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日报]解讀坤中贊助人大會

※胡慧君

Wednesday, May 30, 2007

吉隆坡坤成女中的贊助人在5月 20日召開的臨時贊助人大會和贊助人常年大會上,以將近90%的票數,投票支持董事部全權處理校舍重建的計劃,以及在適當的時候招收男生。這項結果不但讓反對拆校重建和改制的人士大感錯愕,就連坤中董事長丹斯裡鐘廷森也表示,結果出乎預料,因為根據董事部早前的預測,他們只能得到60%左右的支持。

坤成女中是否要拆校重建以及改制招收男生?這個問題自從在去年傳出後,就一直爭議不斷。贊同的人認為學校應該配合時代的改變,進行更大的發展,並表示女校不符合時代發展要求,改制招收男生是大勢所趨。反對的人士則認為,拆校重建攸關華社資源分配的問題,應該從長計議,不應該做無謂的浪費。此外,他們也論證古今中外女校的發展,都證明它符合時代的改變,而坤中作為全國60間獨中裡面唯一的女中,更是具有非常大的存在價值。

雙方論點以代表和象徵主流價值的「發展派」得到較多的支持。而非主流派則是從一開始就處於弱勢,也在面對打壓的情況下,不被看好能夠創造奇跡。然而,坤中贊助人最後以將近90%的壓倒性支持票通過議案,是否就能因此讓延燒了將近一年的坤中風波來個了結,還言之過早。

坤中贊助人大會結束後,部分贊助人已經召開聯合記者會,提出6大問題,質疑大會的公信力和民主性。事實上,當天兩場大會進行期間,就已經有多位贊助人投訴大會沒有根據章程行事,並犯下多項技術性錯誤,例如:

一、坤中董事長丹斯裡鐘廷森為甚麼會兼任兩場大會的議長?

二、議長在臨時贊助人大會還沒有結束的情況下,為甚麼能夠宣佈開始舉行另一項常年大會?

三、為甚麼董事部直到大會舉行當天,才把前期大會紀錄、會務報告、財務報告,發給贊助人,導致贊助人根本沒有時間消化?

四、董事部為甚麼允許社團或商號/公司贊助人委任代表出席會議並投票,但是卻規定個人贊助人,必須親自前往投票?

五、董事部為甚麼遲遲不公佈贊助人完整名單?

六、針對贊助人提出的質疑,為甚麼議長沒有作出回應和處理,並繼續進行會議?

七、部分贊助人因此已經表示,將保留訴訟權力,挑戰大會的合法性。而董事部方面承認章程確實出現紕漏,並表示道歉,不過否認外界指有財團操控投票結果的說法?

還記得大會召開當天,記者都是在董事部公佈投票結果時,才知道當天的投票人數(共1014位)。至於有多少票數是來自社團或商號/公司贊助人的委託票,董事部則是在記者的追問之下,才透露有將近400張票。至於坤中究竟有多少名合格贊助人,董事部則是無法提供具體資料,只是表示還必須等待核查師的核查。

事實上,按照一般程序,大會開始時,議長都必須公佈出席率/出席人數。而在碰到大會當天如果是有舉行投票的話,議長更是要公佈合法(贊助人)人數、委託人人數等資料。因此,董事部的這番說辭不免讓人感到納悶和弔詭。

據瞭解,坤中贊助人人數在近一年裡面激增了接近兩倍(超過1000人),而凡是在5月12號之前成為贊助人的,都能參加5月20日舉行的大會。為甚麼贊助人人數會突然激增?贊助人是否需要通過甚麼特別的審核?誰負責進行審核?如果是核查師,為甚麼他們無法在大會召開前,確認合法贊助人人數?由此推論下去,是否意味著當天投票的贊助人當中,可能有些還不是合法贊助人?有關大會投選被財團操控的說法,有多少真實性?其次,當天大會的結果是90%的人讚成坤中拆校重建並改制,10%的人反對,這是否代表了華社大多數人的意見?

如果是,這是否說明絕大多數人(90%投票贊成者)距離接納非主流價值(女校存在)還有一段距離,而且是非常大的距離?主流派祭出民主旗,要非主流派「少數服從多數」,是否是對非主流的一種打壓?財雄勢大的主流派是否就有權利剝奪非主流價值的生存空間?

如果不是,那麼反對的聲音在哪裡?事件發生以來,由始至終,華社只聽到董事部和坤中校友的意見。以男性代表為主的董事部,不斷攻擊坤中校友提出反對是非理性的訴求。

在這個課題上,校友之外更多的女性,到底有甚麼看法?學校的老師和學生又怎麼看?為甚麼都聽不到他(她)們的聲音?是受到利益集團施壓嗎?還是有人剝奪了他(她)們的發聲權?又或是他(她)們覺得這個課題和他(她)們無關嗎?不管投票結果是否就此塵埃落定,民間是否可以開出一些監督的條件,確保操控在少數人(董事部)手中的權力和華社資源,不會被濫用?

5月是康乃馨飄香的季節,是紀念女性貢獻的日子。不過,這個5月,我國卻先後發生「月漏論」風波,並迎來「國內最後一間女子獨中(坤中)將要消失」的消息。在強調平權的基礎和原則上,「性別平等」究竟該如何界定?誰又有權利作出界定?看來,女性要獲得平等的權益並受到尊重,我們距離這個目標還很遙遠。


注: 点选图片放大阅读